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母親的花裙子(上)  

2014-10-13 10:37:00|  分类: 8. 野熊隨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母親的花裙子(上)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母親的花裙子(上)

 

 

母親很愛美,她對美的執著,卻給她帶來一生的傷痛。

 

母親出生在鼓浪嶼一棟小洋房裡,未滿週歲,就隨外公外婆逃到越南。那一年。盧溝橋事件爆發,來自臺南的外公外婆,雖然投身抗日,卻因是番薯仔而被鄉親猜忌,而日本人卻放風聲要抓外公出來當官,傷心之下,外公外婆只好帶著襁褓中的孩子遠走他鄉。

 

到了越南不久,越南興起抗日的民眾浪潮,華僑們同仇敵愾抵制日貨,連帶的殃及臺灣人。外公苦心經營的茶庄,被愛國華人一把火給燒了。外公極度傷心,與外婆終日飲酒醉吟鄉謠,29歲那年,一醉不醒,留下外婆和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。可憐他一心要回歸祖國抗戰救國,卻因臺灣身份屢遭曲解而客死他鄉。最不堪的,是華僑公墓拒絕收容外公,是日僑公墓主動收容了以日本人為仇敵的外公。待舅舅與母親長大後,外公才被遷葬華人公墓。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歷史諷刺與屈辱。

 

母親15歲那年,外婆也撒手人寰。外婆是傷心死的。在外公走後的那些年,她每天都會從西貢的貧民窟走到靠堤岸的日僑公墓,去給外公上墳。外婆走後,舅舅和母親去給亡父上墳時,遇到看墓人,問:

 

“老太太為什麼好久不見了?”舅舅和母親淚眼相告,外婆已遠行。守墓人嘆道:“我每次都勸她說,老姐,你這樣天天哭,會哭壞身體的!她就是不聽勸。”

 

是呀,外婆一個人拉扯著兩個年幼的孩子,棲身異國他鄉,望著回不去的故土,也回不去的祖國,她的苦,再多的淚也是洗不去的。

 

成為孤兒的舅舅與母親,在西貢貧民窟裡相依為命。一橋之隔的對岸,就是西貢的金融中心。舅舅在族人的幫助下進了國府的中國銀行當學徒,並開始閱讀地下刊物。聽母親講述,舅舅從小聰明過人,喜歡攝影、唱歌,並吹得一手好洞簫。這樣的文藝青年,多少是渴望社會公義的,因此,舅舅成了抗法殖民統治的地下組織的爭取對象,他的引路人,是從小一塊在貧民窟裡長大的玩伴。因此某日,一個英俊的少年踏進了這兄妹的陋室,從此改變了這對兄妹的生命軌跡。這個英俊少年是學生領袖,剛從法國殖民統治者的牢獄裡釋放出來。他在獄中扛住了法國人的嚴刑拷打,救了所有的同志而成了英雄。那年他17歲。他是我的父親。

 

母親與父親的相遇,是一段淒美而無奈的故事。這個臺南女兒,繼承了她的父母的美麗聰慧與剛強倔。父親那時因被法國人毒打,傷了肺,放出後得了肺病,開始咳血,不得不在舅舅家養病。母親不顧一切放棄了學業,悉心照料這病重的少年革命者。她將外公留下的藥方一一施用在父親的身上。

 

一個孤苦無依的美麗少女與一個英俊的少年革命黨人的戀愛,應該是所有可以傳世的文學作品的主題,無奈這樣的主題往往是悲劇結局。這個缺少家人祝福的愛情,同樣也得不到革命組織的認可與祝福,其中一個原因,大概還是母親的臺灣身份。那時的臺灣,已成了落難國府的棲身處。

 

18的父親因違反組織規定的兒女私情,而被他的組織記了處分,這成了他一生的“一榮一恥”。榮,指的是他因獄中表現而被組織授與戰鬥英雄之稱;恥,是指兒女私情上所遭組織的處分。少年的父親是深愛他的戀人的,他執意與母親成婚。那天,舅舅與好友幾人在房東的幫助下,以越南餐的牛肉七味為席,辦了個簡單的婚禮。這牛肉七味產生出什麼隱喻我不得而知,但母親從此一生,更加的百味雜陳,而舅舅,從此也遠離革命。

 

19歲的父親被調到柬埔寨內陸城市當教師,那一年,萬隆會議上,周恩來與東南亞各國簽訂了“和平共處五項原則”,並向各國保證不干涉各國內政,華僑運動繼而轉向了教育、醫療、文娛與體育活動。19歲的父親只身前往陌生的柬埔寨,靠著苦讀,獲得廈大函授大學的優異文憑。與此同時,因為他的經歷,成了僑校學生與年輕教師崇拜的風雲人物。因此,從越南抱著襁褓中的女兒來與丈夫相聚的母親,成了被進步教師們攻擊的對象。她們認為母親沒有文化,思想落後,只會煮飯,不配我那英俊的革命英雄父親。

 

舉目無親的母親帶著一個襁褓中的孩子,生活在一個充滿敵意的環境裡,她的苦,很難想像。那陣子,她也得了肺病,我卻在這個時節匆匆來到世上。因母親身體孱弱,我未足月便降生。

 

母親天資聰慧,任何歌曲一聽即會,她清脆的歌喉吸引了鄰校校長的注意,想挖角她去當歌詠老師。父親所在學校的校長這才注意到老張(我20歲的父親)的美麗妻子的才華,讓母親給低年級的學生教歌詠課。母親活潑的天性,與她悉心照料的兩個可愛的孩子,讓她很快地成了年輕學生們喜歡接觸的對象,這更惹來進步女教師們的怒火。

 

母親從小家教甚嚴,讀書不多,卻聰慧過人,過目不忘。她略懂醫藥,燒得一手好菜,也做得一手好女紅。那時的僑校,薪金微薄,全靠母親持家有方。我與姐姐的一身衣物,都是母親一針一線縫就的。母親愛美,她將碎布料給自己裁制了一件美麗的連衣裙,這成了閉塞的柬埔寨內陸城市的一道風景。於是,她遭受到更多的攻擊,年輕女教師連同校長太太指責的母親“愛慕虛榮、好出風頭”,逼得校長不得不辭退母親。傷心、忿怒的母親帶著三歲未語的我離開了那讓人窒息的內陸城市,來到金邊。父親隨後也匆匆趕到金邊。他雖然無法調和他的革命同志與他倔犟妻子之間的矛盾,但他是深愛他的妻兒的。

 

來到金邊的母親考上了廈大函授大學,並以其流麗真摯的文筆,成了棉華日報的散文專欄作家。這時節,應該是母親人生最美好的時光。她給自己縫製了更多美麗的花裙子,那些花裙子,成了我少年漂泊時代最溫暖的記憶。

 

美麗,原來是可以成為一種原罪。而勇於堅持美的追求,在那個時代環境裡,需要多大的勇氣。母親始終繼承了外公得硬頸,沒有打算向任何事情低頭。卻因為對美的堅持,讓她遍體鱗傷。然而,她始終沒有妥協。

 

 

張曉雄

2014.10.13

望山居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