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少年:麥糊燒  

2014-02-04 19:14:41|  分类: 2. 我的少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少年:麥糊燒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麥糊燒

 

 

七十年代初,富強粉對江南人來說,與其說是生活必需品,毋寧說是奢侈品。只有到了國定假日,每人分得一、兩斤的配額。於是,家家戶戶包餃子的包餃子、烙餅子的烙餅子。

 

那年春節,我拿著一小包麵粉,不知如何處置。鄰居楊阿姨說:“小華僑,你把麵粉拿來,阿姨給你攤幾張麥糊燒吧。”

 

我乖乖地地把麵粉交給楊阿姨。她讓女兒從床底拉出一臉盆雞蛋,挑了兩粒,打在盆裡,倒進一碗富強粉,加上水,順時針攪拌,不一會兒攪成了麵漿。她南窗上種了一小子小蔥,摘了幾莖,細細切碎了,拌入麵漿中,再擱上點細鹽,就在煤爐上攤餅子。她將平底鍋燒熱了,拿塊鹽肉油在鍋裡抹一下,將麵漿倒入,攤勻,翻個面,稍稍一會兒,就起鍋了。熱熱的餅子,綿軟噴香,我幾乎是和著淚水吃下肚的。

 

楊阿姨是學校的工友,負責後勤雜役,她的丈夫陳先生是個裁縫,因操勞過度,得了肺病。我剛到杭州時,被告誡不能上她家串門,可我就住在她家隔壁,進出都會遇到,她常常關照我,讓我覺得溫暖。我到杭州的次年,陳先生走了,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女兒,還有一個15歲就發配到極北之邊陲撫遠縣當知青的大女兒。

 

楊阿姨在“割資本主義尾巴”的年代,從鄉下偷偷帶會幾只母雞養著,每天等下了蛋,就從房間裡把雞放到院子裡覓食。許是大家都同情她孤兒寡母,倒沒人去找她麻煩。每年到了冬天,楊阿姨都會醃酸白菜、雪裡蕻、梅乾菜等等。冬天學校試驗田的蘿蔔一開挖,我就會幫她到地裡撿切下的蘿蔔纓,搬回宿舍,先挑揀、洗淨,然後掛到院子的梧桐樹下晾著,幾天後收下,切細了,一層鹽一層菜,我穿上雨靴在上面踩。楊阿姨的二女兒大我一屆,因有了少女的矜持,不願做這些活兒,小女兒還小,天天在外頭跳皮筋。我反正整天無所事事,瞅著新鮮,就常常動手幫忙。

 

後來,到了十五、六歲,我開始聽到幾個老師在背後閒話。因不想給楊阿姨添亂子,我就漸漸避開了。有時回想起來,心裡總有些堵,人與人相處,不就一個誠字嗎,哪來那麼些烏七八糟的。不管怎樣,我初到杭州的那幾年,我得到了許多溫暖,也學到了許多課堂上學不到的東西。

 

麥糊燒之外,我還記得楊阿姨的小蔥拌豆腐,她說,這叫清清白白。於是,多年過後,我還記得那些畫面:梧桐樹下拉繩子晾蘿蔔纓,黃昏時分滿院子攆雞,守著爐火,等著一張張香噴噴的餅子起鍋……

 

 


張曉雄

2014.2.4

阿德萊得書房


 
我的少年:麥糊燒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