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使之殤  

2014-01-15 00:21:51|  分类: 8. 野熊隨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天使之殤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天使之殤

 

 

2006年,二月。

 

那天,她稍稍清醒,掙扎著坐起,

我想上去看看他!


我們都知道,她的狀況不適宜走動,但沒人勸阻得了。

我在病床邊坐下,望著曼菲,堅定地

讓我幫你去看看他吧!我會轉達你的問候的。

她眨眨眼睛看著我,柔和下來,不再堅持。

 

那一年,香港的小梅將人在德國的他推薦給青春編舞營,曼菲一聽他來自臺灣,二話不,就決定請他回來編舞。夏令營上啼聲初試後,即請他來年給舞團創作。他果不負所望,一齣《花月正春風》一鳴驚人,從此,臺灣舞壇多了個響亮的名字:伍國柱。

 

其實在他負笈德國之前,我就認識這個昵稱柱子的野心勃勃的年輕人,並見識過為了達成個人目標他那近乎自虐的行為。

 

我艱難地走上一層,我一直沒有心力去面對另一個瀕臨死亡的人。推開病房,看到有些面目全非的他,顏面上盡是化療後一片片潰爛的傷口。我強壓心的波瀾,轉達了她的問候,他臉上出現了奇異的神情,眼神中深藏著恐懼、不甘、憤怒甚至恨意。我盡量不顯現我的難過,退出病房。

 

我想起那些曾被逐出天界的安琪兒,想見他們的驚恐、倉皇、甚至悲啼與呼號。是啊,面對死亡,難得有幾個安祥與豁達。這無法強求。尤當自己一步就邁向成功時,卻面臨著人生的退伍令。

 

我想起那一年的《花月正春風》,我們撐開雙臂,在舞臺上張皇地四處尋找擁抱,卻始終尋不得彼此相依。那種近乎望的孤獨,貫穿著整個作品。

 

我想起了一個詞,天使之殤。那一春天,我們痛失了兩個天使。

 

 


張曉雄

2014.1.12

望山居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