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哥倫比亞春日的午後  

2013-10-30 11:17:48|  分类: 13. 野熊人體攝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哥倫比亞春日的午後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 

 

 

2001年,哥倫比亞。

 

四月的午後,我在暈眩中給雲門的舞者上完暖身課。高山反應,讓每個舞者流動時都有些跌跌撞撞的。我走出排練廳透透氣。中庭裡,幾位戲劇戲的學生,披著破毯子,鬼附身般的嘶吼起乩。雲門舞集這次被安排在當地一所藝術學院裡排練,每天進校門,所有出入者都要被荷槍實彈的警衛搜身。

 

排練教室在三樓,我順著迴廊閒逛。一樓北邊樓梯間連著一個空無一物的大廳,我走到門口,突然渾身不舒服,我似乎有些幻覺,看到雪白得牆上有大片大片被掩蓋的血跡。這裡原是修道院,在這裡,是否曾經收容了暴亂中的難民?他們是否在這避難所裡遭到了血腥的屠殺?我不得而知。我逃也是地離開這個角落,回到陽光下的迴廊。我大口地吐著氣。

 

回到排練室,看到隨團醫生周霸盤腿跌坐在一隅,半晌,他才睜開眼睛。“這裡有不乾淨的東西。”

 

怪力亂神的東西,平日我是不信的。但在這裡,我卻仿佛看到那不堪回首的歷史一頁。我無法解釋我的感受。

 

《九歌》的“大、小司命”正在排練中。我再次走出排練室,向二樓東邊迴廊走去。一間大教室裡,擠滿了正在畫素描的學生,教室中間平台上,坐著一位年青的男模特兒,強壯的骨骼、結實的肌肉、麥色的皮膚,宛如一座發光體。他見我佇足門邊,衝我一個燦爛的微笑。正好中間休息,他從平台上下來,走向我。

 

“嘿,你也是畫家?”

“不是,我是舞團老師,不過我的另一項工作是人體攝影。”

“你需要模特兒嗎?”

“要呀。”

“我可以當你的模特兒。”

“太好了。我明天下午有個空檔,可以拍一些。”

 

“哦,我明天沒空。但是,他也許可以。”他指著身旁一個年青人。“他是美術系的學生,他需要工作。你會付他費用吧?”

 

“那當然。”我打量了一下那位年青人,他有些靦腆。“如果你願意,我會非常樂意按時薪支付。以三小時起算。”

 

我們就這樣約定了。第二天,上完課,我在旅館套房的大客廳裡給這位模特兒拍了幾組作品。

 

哥倫比亞午後的陽光溢滿房間,少年靠坐在床頭櫃上,我讓他自由發揮。他的身體,不像另一位模特兒般強健,卻別有一種憂鬱與哀傷。

 

 

 

張曉雄

2013.10.29

望山居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