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拔刺與葉公好龍  

2013-01-14 00:45:29|  分类: 6. 我的教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拔刺與葉公好龍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拔刺與葉公好龍

 

 

一日,一位從美國留學回來的舞者在旁聽我的課後,突然十分感慨地

 

“老師,我終於明白你的話了。”

“我說過的哪一句?”我問道。

“不同的學生要不同對待。”

“你明白什?”

 

“以前知道老師很幫學生,但一直不理解老師為什麼說要給學生不一樣的東西,不是每個人都要得到同樣的對待嗎?現在明白了,每個人都是獨特的,需要幫助的點也不盡相同,所以不應用同一標準來要求學生。”

 

我看著這位高中就進北藝大,因叛逆、淘氣、精力過人而讓師長們頭疼不已的男生,突然有了幾分欣慰。那些年,我還寓居學生宿舍,那些活潑的高中生夜間常結伴來串門,他們最關心的,是他們在同儕間的排名,問我誰是班上最好的。我從沒給過他們所期待的答案。我多會給他們分析他們每個人的長項與問題,並具體告訴他們,他們在課上的問題是屬於急迫結決的、還是有待時間解決的;他們各自的能力與質地與眾不同之處在哪裡,該如何善用與補強;而我,將會如何就不同需求分別給予不同的指導。我想讓他們知道,當個人的特質被充分肯定並善加使用時,各自成就是不可比的。孩子們得不到期待的答案,自然有些失望與不解,但我相信未來他們可用一生去作印證。

 

“因材施教”本是杏壇千年古訓,但在管理至上、規格化要求的時代裡,這種對個體生命的價值的重視,卻被泛“平等”的概念所模糊。不用同一標准來衡量學生、幫助學生,則往往會在“公平性”上被質疑。

 

對年青的學子而言,在人格確立、自我認定、學業發展過程中,讓他們意識到個體生命的差異性很重要,因為大部分人,都在渴求被認同中將自己隱身群體裡,原因來自自少的教育,不想成為“異類”。讓年青人認識自己,肯定自己,發掘潛能,勇於失敗的嘗試,逐漸累積經驗,找尋個人發展方向,這些,都得從尊重個體生命做起。尊重所有的“不同”。

 

有一種現象也非常典型,那是源於老師們深重的責任感。老師們一方面苦口婆心地鼓動學生“勇於做自己”,要有“個性”,但當這些涉世未深、鋒芒畢露的年輕人的舉止言論稍有“越矩”之嫌時,“拔刺”的行動毫不遲疑。原來對刺蝟的欣賞,也僅止於葉公好龍。當異類變得稍有威脅性時,最直接的做法,是將他們塞進模範裡,將念頭扼殺在萌芽中。模範一詞,極為貼切地體現了儒家精神。

 

在東方傳統文化中,儒家思想的馴化機制根深蒂固,個體生命的價值,遺失在層層曡曡的階級觀念、倫常規範中。那種“一砂一世界、一花一宇宙”的意境,只留屬西洋詩篇的浪漫。現實層面上,許多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青年藝術家,回台之後,即刻要在社會體制內作最大的自我調整,以至於失去光彩,淪為平庸。

 

,教育中“平等”的概念,是否真的可以落實到個體之人的互動中呢?在管理至上、量化的年代,我們真的可以公平地對待異類與刺蝟嗎?我們能否堅持對個性、靈性的追求給予毫不動搖的肯定?我們能否不憑一己之念,以語重心長、苦口婆心的規勸來磨蝕水晶的棱角?

 

我期待肯定的答案。

 

 

 

張曉雄

2013.1.13

望山居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