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當舞長風  

2012-10-06 13:25:57|  分类: 4. 我的舞台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當舞長風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
當舞長風

 

 

早晨一通電話,打斷了我寫作的思緒。電話來自遙遠的南半球。

 

“嗨,親愛的,我們都很期待你重新登台,希望你能認真考慮。”

 

1993年,我離開了澳大利亞舞蹈劇場,也從此告別了澳洲的舞台,並開始了我的漂流。再回澳洲時,我以教師與編舞的身份出現。

 

“大家想念你的舞蹈!”電話那端,誠摯而感人。他說的是2013年的藝術節特別計劃,希望有我加入。

 

桌面上放著1996年中為阿德萊得表藝中心所拍的一張廣告劇照:我在冬日的海灘巨岩上縱身一跳,海風輕輕將我托起。那一年,我完成了三個舞劇以及兩檔戲劇的編舞:香港動藝舞團的《轉瞬即逝的歡樂》、香港舞蹈團的《七月流火》、阿德萊得表藝中心的《被遺忘的神祇》、阿德萊得藝術節的《末日的發掘》、香港話劇院的《杜十娘》,我忽然作出一個重大決定:接受曼菲的邀請,到台北藝術學院任教。

 

我的決定讓我香港與澳洲的友人們十分錯愕,然而讓他們跌眼鏡的,是我放棄了許多機會,在台北一待十六年,從意氣風發到兩鬢如霜。我從不後悔我的選擇,尤其看到一代代台灣舞者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。

 

十六年來我並沒完全放棄我的舞台,只是,我的重心已遠離了澳洲。當年在高上我臨風縱身一躍,便毅然決然、義無返顧地在母親的故鄉落腳。此刻,來自澳洲的呼喚,讓我心裡溫暖。我會回到暌違二十年的澳洲舞台嗎?我尚在躇躊。

 

長風當歌,亦當旋舞,他鄉故鄉,又有何妨!

 

 


野熊

2012.10.6

淡水 望山居
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