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大學:南國,南國  

2012-09-26 11:23:47|  分类: 3. 我的大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大學:南國,南國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我的大學:南國,南國

 

 

1978106

 

列車在午後抵達廣州車站。十月的南國,比北方燥熱。

 

暨大在廣場近出口處設有新生接待處,接待的老師姓何,高高瘦瘦,帶著深度近視眼鏡。後來得知何老師負責團委、學生會與文娛活動。一個北方小伙在我後面報到,他也是歷史系的,跟我搭乘同一班列車南下。我開始留意這位壯實沈穩的同學,他有一頭濃密的卷髮,國字臉,眼神裡有種桀傲不馴的火花。怯於陌生,我沒跟他自我介紹。

 

校車載著新生,向東邊駛去,路過黃花崗,然後穿過大片的農田,來到一個叫“石牌”的地方。這是學校的北門,對過,是華南師範學院。車子停在鵝黃色的大禮堂前,我們拎著各自的行李下車,在大禮堂前各系的報到口報到,再由工作人員帶著到學生宿舍。

 

我被領到男生宿舍一樓北向的房間,一個靠窗的下舖。房間里有三架上下舖,共住六個人。每人有張帶有抽屜的小課桌。幾個早報到的室友都在自己的床上休息、看書,我們禮貌性地相互點點頭。這幾位,將是我未來四年的同學。

 

我很高興自己領到臨窗的下舖,不用爬上爬下。雖靠北邊,臨窗的書桌擁有明亮柔和的光線,窗外的紫荊,讓我想起金邊的街道。我打開行李,舖床,掛蚊帳,安放工具書,然後把中學以來的手稿、相簿都鎖進抽屜裡。

 

我才安頓好自己的小窩,那位同車的北方漢子進來了,他被安排在我的上舖。他眉頭深鎖,一臉冷峻,一聲不吭地把行李舖蓋往床上扔,爬了上去,靠著舖蓋、枕著雙臂就閉目養神。同寢室的人熟視無睹,各做各的。

 

在收到學校的錄取通知書時,有幾條提醒:要帶舖蓋、席子、蚊帳,還有塑料水桶、臉盆。長江以北的學生對蚊帳、席子很不理解,而兩廣之外的學生,對於要帶塑料水桶一事百思不得其解,加上70年代,塑料屬於“戰略物資”,其製品非常難買,我還是到了廣州才添購水桶的。

 

傍晚,有人來帶我們去認識環境:蒙古包似的學生餐廳、濃蔭里的歷史系大樓,還有,就是宿舍附近巨大的澡堂。

 

兩廣一帶氣候炎熱,所以管洗澡叫“沖涼”,非常達意。每天沖涼是必須之事,這令北方一週、甚至一月才洗一次澡的同學來說極不可思議。到此時,大家才明白,水桶在冬天是用來領取“沖涼”用的熱水,然後到昏暗空曠、毫無遮攔的大澡房里,將熱水倒到臉盆,兌上冷水,慢慢沖洗。港澳、僑生驚駭於這種毫無隱私的集體浴室,而大部份男生因嫌麻煩,日後多在男生宿舍各自樓層的盥洗室裡沖涼了。

 

廣州於我並不陌生,但這南國大學生活的第一天,讓我徹夜難寐。在眾人的鼻鼾聲裡,上舖的北方漢子因沒掛蚊帳,正一面低聲咒罵,一面拍打蚊子。後來熟了,成了好友,我們都讓他的說法給笑噴了:“媽的,廣州人都那瘦小,為什蚊子長那大個!”他把拍死的大花腳蚊附在家書寄給塞外的家人,以證實自己所說絕非誑語。

 

南國,南國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張曉雄

2012.9.26

淡水,望山居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