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大學:車站  

2012-09-23 20:56:20|  分类: 3. 我的大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大學:車站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 

我的大學:車站

 

 

中午旗旗、躍萍幫我拿著行李,從文二街騎車趕到杭州火車站,姜紅、春杭已在大廳幫我排隊了。大家都還沒吃午餐,四周人滿為患,買不到吃的,我便將早晨朱阿姨塞給我的十幾只茶葉蛋分給大家充飢。

 

我的這些同學好友,大多沒出過遠門,最遠的,是去了上海。考上嶺南的暨南大學,廣州,多麽的遙遠。關鍵是,我原本就是孤身負笈杭州,捲起舖蓋離去,就不知歸期安在了。和宣傳隊的好友們相處了這些年,我們更像弟兄。我可以看到,夥伴們故作冷靜的沈默中,那萬般不捨。

 

“誰叫你好填不填填了廣州?”姜紅向來是老大,衝著呢。志願填寫,規定三校,能被錄取已是萬幸,沒人敢冒那個險。我知道,他是不捨。

 

“我爭取明年暑假回來看你們。”

“曉雄阿哥,你就安心在那讀書就好了,別想著回來。”旗旗有些言不由衷。

“你走吧,別忘了我們就好。”春杭一向心直口快。

 

火車進站了,人流在狹小的閘口一陣推擠,朋友們幫我拿著行李,我空手衝出重圍,衝上12車廂,姜紅、朱旗也隨後跟上,不巧,都沒位置。一個婆婆身邊有一空位,她堅持說座位有人,姜紅讓我在這等著,興許開車後就能坐下。老婦人一直在嘟嘟囔囔,想攆我走。

 

車窗外春杭拍著車窗在叫我快點下車:“快下來,前面幫你佔了個位子!”春杭向來機敏過人,任俠仗義。我剛想下車,姜紅拽住我,紅著臉說:

 

“你幫我傳話了嗎?”他一早來幫我排隊,讓躍萍幫我提行李,用意是讓我有機會私下幫他傳話。

 

“我問了,她說暫時不想影響你的學習,只想保持同志關係。”看著姜紅病癒的臉一陣轉白,我有些不忍。“她說的是實話,但沒把門關死。”這還真是實話,大學生是不許談戀愛的呢。

 

春杭催得緊,我趕緊先下車。10號車廂裡,春杭幫我佔了兩個空位!正好同校學妹要到湖南報到,就讓給她一個座位。才一安頓,車子就啟動了,姜紅、朱旗趕忙跳下車,他們一直追著火車跑,躍萍、春杭則遠遠站著跟我揮手。站台盡頭,他們收了腳步,旗旗雙手插入褲袋,姜紅手搭著旗旗的肩,一臉落寞。我的視線一片模糊,一直在向遠去的身影揮手,隱隱約約,我聽到“寫信”二字。

 

我回到座位上,沉默不語。學妹也不敢跟我說話。窗外,是錢塘江大橋,遠處,是鎮守濤濤江水的巍峨的六和塔。想起昨晚到官巷口跟劉叔叔道別時,他吐了一口濃烈的煙,說:

 

“看著你來,看著你長大,又看著你要走了,一走,又那遠!雖然我們都盼你考上個好學校,還是會捨不得你走。”

 

我淚水止不住地流。當年母親把我送回唐山,讓我遠離戰火,國家把我交給學校的劉書記照顧,這位山東的南下幹部讓我在他家喊他叔叔,待我如子姪。那些個清冷而寂寞的假期,我都在他官巷口的家渡過。山東水餃、杭州薰魚,讓我這個在供應不足的年代一直飢腸轆轆的少年遊子,有了回家的感覺。

 

“也好,好男兒志在四方,四海為家!記住,到廣州,要常給叔叔阿姨寫信,給老師們寫信。”

 

我帶著濃得化不開的鄉愁來到杭州,又帶著剪不斷的鄉愁離去。漂泊,果真是我的宿命?看著滔滔的錢塘江水在艷陽下披金曜日,心頭燃起暖意。上大學,是我此生第一次憑藉自己的努力而獲得的機會,而我,將帶著滿溢的友情與祝福,去迎向我的新生活!

 

 

 

 

張曉雄

1978.10.20

廣州,暨南大學校園

2012.9.23

整理修改於

淡水望山居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