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張曉雄:《我的大學》前言  

2012-09-22 13:23:45|  分类: 3. 我的大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張曉雄:《我的大學》前言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張曉雄:《我的大學》前言

 

 

1978

 

721-23日全國高考。酷熱。考場的講台上放著大冰塊,用校辦工場的小電扇吹向考生。監考的老師時不時向空中噴洒花露水。同班林同學中暑,還是讓家長用大板車拉到學校考場外,拔了吊液,扶進了教室。

 

8月,放榜,我考得沒預期得好,但過了分數線。至少可以上杭大。我填了志願。第二志願填了剛剛宣布復辦得暨南大學。

 

927日,在全國大學多已開學之際,我才收到遲遲到手的入學通知。我被暨南大學歷史系錄取了。剛復辦的暨大,第一時間把全國錄取生中有海外關系、或是歸僑、台胞的檔案優先處置了,但因校址被第二軍醫大佔用問題尚在解決,所以延宕放榜。難怪杭大招生辦的人說,他們一直查不到我的檔案。我期待的中國語言文學系的心願落空了,更失落的,是要離開生活了六年多的杭州,還有我的伙伴們。

 

暨大規定106日報到截止,我有一週的時間準備。六年的中學住校生活,我的行頭不多:鋪蓋、皮箱、書籍。還有一些紀念品,我留給了學弟旗旗。國慶當天,去拜訪我的班主任陳志鋒老師,他77年考上杭大中文系。這個老三屆的高材生命運多舛,卻一派樂天。向陽路23號,一個長著蔓生薔薇的小院。我去時,陳老師正打赤膊在二樓閣樓寫字。我的書法,也是他教的。

 

“哈,你終於考上你最不想讀的歷史系啦!”陳老師笑咪咪地調侃我。“這下你逃不掉論說文了!”他說的是,我中學期間一直排斥論說文體,那些大批判、大辨論的文章我始終寫不出來,被逼急了,就些幾首詩去交貨。陳老師見我有些沮喪,就開導我說:

 

“其實,大多文學家都不是出自中文系。讀史使人明智。你可以把歷史當作常識來讀,而文學,是需要豐富的知識的。”

 

高中時,陳老師勸我要惡補被耽誤掉的數學時,也說過類似的話:“你要搞文學,除了充沛的感性認知,還需要縝密的邏輯思維。數學,是邏輯思維建立的最佳學科。”為了這句話,我努力地惡補數學,在大量的習題演算中,逐漸找到解答的樂趣,並在高中解析幾何這門課中,成績突飛猛進,名列前茅。這位自我逃離柬埔寨戰亂回國留在杭州就學,就一直像兄長般地照顧我的老師,總是在關鍵時刻給予我真灼的忠告,這些忠告,影響我的一生。

 

“你最近有寫詩嗎?”

 

我點點頭,掏出了我的筆記本。這是我今晨寫給同窗好友的《惜別》。陳老師看了一眼,扯出一張宣紙,就幫我抄下。

 

“給你留作紀念吧。”

 

他扶扶眼鏡說道。我非常開心。這是我第一次擁有他的書法。陳老師興致上來,又寫了 毛澤東尚未正式公開的《讀史》一闕給我,以示鼓勵。

 

離開他家時,我心情豁然開朗,我似乎看到未來發展的方向。不意,這竟是他與我的訣別。兩年後,這位高材生因肝癌辭世。他那快樂憨厚的笑容下,鬱積著太多斷腸的傷心事。 而我,年近二十的當下,正在徬徨多於歡欣、離傷多於喜悅中,準備邁向我人生的另一段旅程:我的大學。

 

 

2012.9.22

淡水,望山居

 
張曉雄:《我的大學》前言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