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居雜紀:一掬紅土  

2012-01-02 02:10:42|  分类: 8. 野熊隨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山居雜紀:一掬紅土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
一掬紅土

 

 

數年前,在廣州海關小賣部看到兩部有關知青記憶的影集:《紅土地紀實》與《北大荒紀實》,這是一段與我同時代的學長姐們相關的歷史。買了回家,卻遲遲不忍打開。

 

元旦之夜,窩寓山居,心血來潮,看完了《紅土地紀實》。雖然拍攝者善意地不揭起更多的真實,然陳布面前的,依然強烈地震憾人心。

 

1979我在讀歷史系大一、大二時,雲南邊陲發生了數千知青悲壯的抗爭,他們哭喊著“我們要回家!”風暴隨之席卷神州,從而撤底地了結了一個荒謬的時代。

 

“我們這一輩,與共和國同年歲。”揪心。那被集體催眠而又集體臆症的崢嶸歲月,愚弄了整齊劃一的一代青年,葬送了無數青春。“農村是個廣闊天地,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為的。”當年故鄉已成他鄉,他鄉,卻永遠成不了故鄉。如今,重回故鄉的滄桑少年們,心,卻隱隱地葬在了遙遠的他鄉。

 

影集的封面上寫著:“謹以此片,祭奠所有在輝煌的噩夢中悄然死滅的青春”。片尾,那掩埋荒草中的建設兵團大門上的毛語錄:“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......,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”(以上省略若干字),讀來感慨。“三十多年過去,彈指一揮間”,那荒原上的孤塚里青春的朽骨,無言地凝視著一頁迷狂的歷史。

 

是的,這些當年的1567歲少年,曾有著與所有年代年輕人一般的熱情與憧憬,在那不可選擇的時代之洪流中,青春的葬滅不是他們的錯。而今日的少年,亦不會比他們更聰明。如果喪失了獨立思考與意志,這悲劇,也將注定不會落幕。

 

 

野熊

2012.1.1

望山居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