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舞台生涯:白鶴劍  

2011-04-05 08:55:02|  分类: 4. 我的舞台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舞台生涯:白鶴劍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《白鶴劍》1983年7月,澳大利亞阿德萊得中華會館
這套戲服,是我親手做的第一件設計作品。
當時阿德萊得華人不多,許多事都得親力親為。
 

我的舞台生涯:白鶴劍

  

1982年秋,我從暨南大學歷史系畢業,原想留校攻讀第二學位,外語系、中文系都願意收我,無奈之前與歷史系辦就學生決議之事起爭執,成了黑名單上的人,對我之留校,系領導百般地阻撓。負氣之下,我跑到了京城,一待就是半年。在無所事事的日子裡,我很想跳舞,於是千方百計地找人教舞。

 

在朋友介紹之下,我先是到了中央歌劇舞劇院跟舞者上芭蕾課,爾後,又改到位在虎坊橋的中國歌劇舞劇院上中國古典舞基訓課課。朋友說,他認識的哥們是哈爾濱人,也姓張,張哥與團長通了氣,讓我假借其本家兄弟之名,以考團名義隨團跟課。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回在專業團體裡上課,我戰戰兢競,非常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。每天清晨五點,從北京的東北邊國務院僑辦穿個對角線,趕到西南邊的虎坊橋,上六點半的舞團基訓課。

 

通常比我早到練功廳的,是大名頂頂的趙青,和陳愛蓮。在經歷了文革那些不堪的歲月之後,這兩位近知天命的了不起的藝術家,緊緊抓住舞臺歲月殘留的最後一抹華彩,極其刻苦地補償那曾被剝奪的舞蹈訓練。在年輕舞者仍貪戀冬日溫暖的被頭,趕在最後一分鐘才進教室時,趙青已是數百個腹肌練習、一身的汗水,而陳愛蓮也是做了不計其數的探海翻身〈她在《春江花月夜》裡的招牌動作〉。我通常提前半小時到場,羞澀地躲在練功廳的一角壓腿,一面靜靜地觀察她們在練功,心裡充滿崇敬。雖然我並不喜歡她們八零年代主演的幾齣舞劇,但在她們身上,我學會了藝術的堅持與舞者的自律。

 

中國院〈中國歌劇舞劇院的簡稱〉當年所行的訓練體系與風格與北京舞蹈學院的古典舞訓練迥然不同。中國院直接從戲曲舞蹈中提取動作元素,相較以芭蕾訓練為架構的北京舞蹈學院的古典舞訓練,中國院的古典舞多了拙勁與身韻。

當時,中國院請來武術隱士來傳授一套行將失傳的長穗劍,叫《白鶴劍》,希望在此劍術套路中,拓展一種古典的身法、身韻。我十分幸運地得到見習的機會,課後,張哥還為我作指導。數月下來,我武功有所長進。有團員開始注意起我,並詢問我的底細。我据張哥所交待的,報稱是來考團的。

 

“你多大了?”

“二十。”我吞吞吐吐地撒了個謊。

“條件不錯,年紀大了點,可惜了。”

 

我漲紅著臉,一聲不吭。我要是據實以報:年滿二十四歲,大學畢業!我會死得很慘!

 

近三十年後,跟香港演藝學院中國舞系主任盛培琪說起這段往事,她睜大雙眼,不可置信。

 

“這套劍路失傳了耶。”

“我大概還有錄影帶,那是我1983年移民澳洲後在中華會館表演時錄下的。”

“我要跟你交換!”

 

這套劍術還真的對中國古典舞的發展與訓練有些影響。可惜,我後來進了澳大利亞國家當代舞蹈劇場,就沒有再練習了。但這套劍術,卻讓我深刻瞭解到了東方肢體的動力使用方式,並影響了我日後在當代舞的教學、創作與表演中,對東方當代的訓練體系該如何建立的思考、實踐與推行。

 

東西方真正的結合,不可能只是表相的加法。深探其源,舉輕若重。而在力源的探究與結合裡,在線性的運行軌跡中,我找到了身體動律的無窮可能。

 

 

 

張曉雄

2011.4.5

淡水.望山居

 

 
我的舞台生涯:白鶴劍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0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