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原创>高崖上:我的舞台生涯  

2009-06-11 23:57:05|  分类: 4. 我的舞台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高崖上:我的舞台生涯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1988.9  我在澳大利亚國家舞蹈劇場的演出中.
格莱姆.華森的 BODYLINE

高崖上:我的舞台生涯

 

 

週一下了課,舞者們一下子全都擁到了過道上的布告欄前。舞者名單出來了。有人滿面喜悅,有人神色黯淡,有人得意洋洋,有人淚洒現場。我遠遠地等眾人散了,才上前去看名單。果然,我的名字不在正取名單之上。 Kim 和我落在榜後,成了兩組舞者之外的候補舞者。這意味著我們不僅要學會所有角色舞段,也不會有上台的机會。

 

我榜上無名似乎有跡可尋,但作為澳洲最傑出的女舞者 Kim也名落孫山,讓人大感意外。Kim 無聲地站在布告欄前淚如雨下,其他舞者不知所措,都快速地上樓休息。

 

我緩緩地走上樓,那狹窄的樓梯,變得格外的漫長陡峭。樓上的休息室裡,舞者們熱烈地討論著新舞作的風格、難度,和接下來的工作安排。我進去時,大家沉靜了片刻。

 

我穿過一片沉默的目光,進到浴室,花洒下,讓冷水沖涮全身,沖涮心底的失望。

 

 

排練開始了。編舞家格萊姆.華森站在鋼琴前,向舞者介紹作品的細節,並作角色分配。Kim 站我身邊,戴著太陽眼鏡,遮掩哭得紅腫的雙眼。

 

“這只舞作,用了峆厘島宮庭舞的元素,有許多深蹲,及低重心快速位移。這對芭蕾或現代舞者都是很大的挑戰。”

 

華森手中拿著荷蘭舞團的演出帶,這個去年為 NDT 編排的舞作讓歐洲舞壇大為驚艷,卻也在排練過程中教舞者吃足苦頭。這種一反西方舞蹈中對抗引力飛騰的低重心新舞風,讓每個舞者的大腿都腫得快要爆炸。

 

“所以,這是帶子,你們先工作,週末前我會回來看看。”

 

舞者拿過帶子,一下子都擠到了電視机前。

 

舞作所用的音樂,是當代作曲大師史狄文.禮察的鋼琴協奏曲。他的曲風如狂飆般的強悍疾速,簡約的音符不斷的再現,並在不斷的再現中累積微量的變化。就在聽眾開始被動地順應時,新的能量隨著新的樂句突然插入,在瞬間迸發,把聽眾拎到了另一場域。這有點像在坐過山車,所有人在離心力的作用下突然面臨向下的俯衝。二十多分鐘的音樂就這樣的張力飽滿,刺激萬分,且高潮迭起。

 

華森的舞作緊扣著音樂的結構,以獨舞、雙人舞、三人舞及雙雙人的形式交錯進行。全舞嚴謹、縝密、流暢,且出人意表,被譽為澳洲二十世紀的經典之作。其中一段女子獨舞,原舞者為歐洲女子體操錦標賽的自由體冠軍的選手,其動作的力度、柔軔度與速度,讓人目瞪口呆;而男子獨舞中的大幅度位移與柔軔度的全面展現,同樣令人嘆為觀止。

 

Kim 看了我一眼,我感受到她的堅定與決心,便回望以同樣的眼神。我們很有默契地擠到螢光幕前,努力地記住所有的舞段與細節。

 

兩組舞者卯足了勁在趕進度,很有一拚高下的意味。但兩組舞者在排練中都遇到了問題:幾個舞者在力量控制與柔軔性發揮上有很大的能力極限,無法快速的挪移,所以拖累了同組的進度。我和 Kim 反正是背水一戰,便心無旁騖地把每各角色都學了下來。反倒是兩組舞者在遇到瓶頸時,都爭相請我們去救急。

 

週五的下午,快到下班時間了,格萊姆.華森突然出現在排練室。

 

“我要看聯排。”他神色冷峻,不像是玩笑。

“你要看哪一組?”

“兩組都看。”

“可我們還有好幾段還無法聯接。”說話的是肖恩.麥肯勞。

 

格萊姆.華森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,卡巴.布德馬上接著說:

 

“也許可以讓曉雄和 Kim 來頂替一下,他們都學會了。有他們,我們可以從頭到尾聯一邊。”

 

“可是他們是替補的,不在我們組裡。”馬上有人反駁道。

 

“我才不管什麼A組B組原選候補,我只想看到進度!誰能行,誰上!”格萊姆.華森厲聲說到。舞者們一片沉默,各就合位。音樂響起,Kim 和我與隊友配合無間,雖有緊張,但整體順暢。輪到其他組,則有些慘不忍睹了。

 

“這一組是我要的!就這樣罷!” 格萊姆.華森斬釘截鐵地說。第二週,布告欄上的舞者名單果然大洗牌,Kim 和我都上了第一組。

 


 

高崖上:我的舞台生涯 - 野熊 - 野熊荒地高崖上:我的舞台生涯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1988.9  我在澳大利亚國家舞蹈劇場的演出中.
格莱姆.華森的 BODYLINE



一九八八年九月 ADT 的公演,格萊姆.華森的作品一鳴驚人。現場演奏的音樂,更把舞者的表現帶到了一個境界。我感到一種如魚得水的暢快,一種難以言喻的歡欣。

 

當三位男舞者背著觀眾,手臂張開二位,跺步走向舞台深處時,我心律緊隨音樂放緩,放沉。突然樂句丕變,我猛一擰身,大二位深蹲滑步旋轉向舞台右斜角大幅挪移,一組錯步、擺身小跳疾速挪移後,突然收勢,單腿控制,一秒、兩秒、三秒。我咬著牙死死定住,然後慢慢把懸空的左腿伸展出去,接重心緩慢偏移,在倒落的瞚間突然把重心抓回,並疾速地迎向下一組動作。“他的眼神像待獵的鷹隼一般銳利。”舞評如是說。

 

我的這段獨舞是接在一段三人舞之後,並在結束時,緊接另一大段雙人舞。不僅在速度變化、耐力強度、與樂感表現上有相當大的難度要求,同時也考驗著舞者的基本素質:柔軔度與身體駕馭能力。平時不太注重素質訓練的舞者,到了此時,完全束手無策。

 

這個作品一上演,就成了ADT 最受歡迎節目,次年在澳洲巡演時好評如潮。經過巡迴,舞者也更加成熟。年底回阿德雷得重演時,獲得更多的回響。

 

 

 

九十年代的第一個元旦。我與家人到馬士林海灘遊玩。

 

姐姐剛才來電,告訴我,前天的《廣告人報》在八九年年終的總評上,格萊姆.華森的作品獲選為最佳舞作;ADT 獲最佳舞團;而我和Kim,不僅獲得年度最佳男女舞者之稱,更被評為“La Crème de la Crème”,意即“優秀中之最優者”。

 

机會是平等的,但机會沒有保鮮期,一但錯失了,可能從此失之交臂。机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。我深信這一點。

 

碧海、藍天、淨沙。

 

我站在高涯上,迎向海面吹來的風,想著自己在澳洲近七年來所付出的努力。一切都是值得的。不是為了獎項,而是在逆境中,沒有放棄或退縮。因為自己的努力,我抓住了屬於自己的机會。 這一年,我剛滿卅一歲。

 

 

 

野熊

2009.6.11 晨

淡水.望山居 


高崖上:我的舞台生涯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