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童年:政變  

2009-03-11 02:04:57|  分类: 1. 我的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童年:政變〈上〉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1970 年.春節.貢不,我們姐弟仨

我的童年:政變


1970 年3月18 日。柬埔寨,貢不市。

軍用飛机的噪音引起一陣騷動,課堂裡的師生紛紛跑出教室。天空中飄浮著雪片似的傳單。

我拾起一張,柬文的聲討書,柬文較好的同學將它翻譯出來,大約是新成立的軍政府,在向民眾解釋:由於西哈努克親王長期不問民生,不推動社會改革,而使國家處於落後狀態,少壯派軍人決定推翻親王統治,廢黜西哈努克的皇權。

學生們議論紛紛,教師們神色凝重。
 

1970 年3月18 日。莫斯科机場。

蘇聯外長把西哈努克親王、莫尼克公主送到機艙前,將一則消息告訴親王,並在親王尚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就匆匆將他和公主送進機艙。萬里之外的祖國一夕變色,雲路渺渺,此刻親王的心情誰人知曉。


1970 年3月18 日。北京首都机場。

早春的寒風中,神色凝重的周恩來總理率中國政府官員等候在紅地毯上,組織的民眾以旗幟、口號、鮮花和歌舞,歡迎失魂落魄的西哈努克親王夫婦。親王夫婦找到了棲身之所,並成為新聞簡報的最佳主角。不久,在中國政府的搓合下,西哈努克與宿敵紅色高棉領袖波爾布特結成抗美救國的統一戰線。



1970 年4 月6 日。柬埔寨,貢不市。

家裡的空氣似乎凝結,父親的眉頭糾成一結,母親默默地准備晚餐。飯桌上,我們姐弟三人更加不敢發出任何聲響。晚飯後,父親反常地沒到對面的辦公室辦公,而是坐在床邊沉默地看著母親折疊衣物。

我偷偷溜到操場一角的砂池,和玩伴一群、一致兄弟玩攀天梯,累了,坐在天梯上,學著大人們的憂心忡忡,議論著白天的一幕,並隱約知道政變的幕後黑手是誰。明天將會怎樣?憑這幾個半大孩子如何也拼湊不出未來的景像。

學校被封閉了,柬埔寨所有的華人學校都在同一天接到封校令,我們不能繼續上學了。雖然平日不是個好學生,但失學讓我們感到悲傷。想起課文中法國名著《最後一課》,原因雖然不同,感覺卻極其相似。

第二天大早,我被姐姐搖醒,父親不見蹤影,媽媽坐在床邊神色凄惶。

“爸爸呢?”
姐姐用紅腫的眼睛瞪了我一眼。

媽媽悲從中來,把我緊緊抱在懷裡,放聲大哭,我完全懵住了。媽媽的剛烈、豪氣是出名的,我們從未見過媽媽掉過眼淚。不知為啥,我的淚水也禁不住地湧出。小妹妹在夢中驚醒,見大家在哭,也放聲大哭了起來。學校被封閉之後,負責人大多入了黑名單,父親帶了一批師生進入叢林。

“媽媽真是萬箭穿心吶!”四十年後,我仍清晰記得母親當年的悲鳴。


1970 年4 月10 日。

我們拿著簡單的行李,匆匆逃離貢不市。行前,學校負責教師福利的老師居然乘火打劫,挾公款而私逃,而逃離學校的教師們幾乎身無分文。

媽媽帶著我們姐弟三人擠在長途車廂裡,一路顛簸來到金邊。一到下,我便被一個陌生男子接走,盡管我百般不願,看著母親銳利而又潮濕的眼神,我只能無聲地流著淚坐上那年輕人的單車與家人分別。



2009.3.10
野熊.望山居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