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童年:鐵橋頭  

2009-03-11 23:41:53|  分类: 1. 我的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09年3月11日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 1971 年.金邊

我的童年:鐵橋頭


1970 年,4月10日,金邊。

市東郊外的鐵橋頭。由北而下的湄公河水與東向的洞里薩湖的河水在這附近交匯,再往東南分兩道流去。

黃昏時分,我們騎到了鐵橋頭南岸的小村落。一條高低不平的泥路,右側,一排簡陋的平房,左側,零星有幾棟高腳屋,和一排香蕉、木瓜樹。

年輕男子在一戶門前放我下來並跳下車。“到了,到了。”昏暗的光線中,一位老婦人走向前來,一把就將我攬入懷中。

“我苦命的孩子啊,婆婆的心肝啊!”婦人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哭唱起來。

我從貢不到這裡整整顛簸了一天,睏得兩眼幾乎睜不開,我記憶中依稀認得這位婆婆。隱隱約約,我看到屋裡還有一老一少兩位男子。老者一臉風霜,皺紋如刀刻一般縱橫在清匷臉上;年輕一些的,梳著油光光的大背頭,留著兩撇又黑又濃的短鬚。他們默不作聲地看著我。

這一天裡,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發生了。我很睏,很睏,很快地就沒了知覺。


這是一個十分寧靜的村落,住戶多是務農或在鄰近工廠干活的華人。老婦人是母親少女時在南越認的干媽,因此,我叫兩位年輕男子作舅舅。公公和小舅舅在印刷廠工作,大舅舅從商,很少回家。公公懼內,回家多不出聲,只是安靜地在一角悶頭抽煙斗,或摸著劈叭響的算盤作帳。他幾乎每對我說過一句話。小舅舅叫阿傳,二十出頭,個頭不高,但結實健壯,平頭,不多言語,沒事就抱本書在啃。他很照顧我,但很少跟我說話。

婆婆每天獨自在家,將泥地、家俱打掃得光可鑒人,丈夫兒子一回家,熱騰騰的飯菜伴隨不絕的叨叨絮絮端上桌。兩個男人則悶頭扒飯。有時說過頭了,小舅舅會抬起頭喊聲“媽!”婆婆馬上住嘴。

往常飯後小舅舅會幫婆婆收拾碗筷,我來了後變成我的工作,但婆婆執意不讓我幫洗碗,“男人不進廚房!”婆婆堅定地說。可就連白天都安靜得只有蟲鳴鳥語的村子裡,我整天無所事事,舅舅又吩咐我不許亂跑,我便整天跟著婆婆打轉。

婆婆每天都會在村子的四周摘野菜,我十分好奇地跟著學習辨識各種可食與有毒的植物:酸草、豬母菜、人參葉、枸杞、魚腥草、蚌殼草,還有許多不知名的植物等等,並看著婆婆如何處理與烹飪。

習慣了獨處的婆婆終於受不了這十萬個為什麼的男孩,便讓小舅舅給我找點事情做做。於是,某一天清晨,舅舅騎著車載我到了印刷廠,向老板為我要了份工作,老板見我腿都夠不著机器的踏板,直搖頭,但最後答應讓我試試。

印刷廠是華人老板開設的,除了廣告、傳單,戰前最大宗的生意是華文學校的課本,因此,老板應該認得我們一家。我被交由一位老師傅看管,師傅把我帶到一台較小的印刷机前,教我如何操作。

這台机器是開合式的單張印刷机,師傅排完版後,將版模固定在机身,一踩踏板,前板張開,滾筒快速在版模上上油墨,這時得迅速在前板中一手取出上一張印好的成品,同時一手放入新的紙張;左腳和兩手的配合要很有默契,否則不是夾傷了手,就是出了廢品,萬一來不及入紙,就得停机清理前板。

我的協調性不錯,很快就上手了,但坐在高高的座椅上,我的左腳得踮著才夠得到踏板,師父看我手忙腳亂、無法安坐椅上的狼狽樣,嘆了口氣,將机器的速度調到最慢,我才能應付過來。

第一天工作是怎麼樣渡過去的,我已不太記得,只記得回家的路上,舅舅背著我推著車走回家。因為熟睡中的我怎麼都弄不醒,幾次差點從車上摔下。我有嗜睡症。

那一年,我不滿十二歲。


2009.3.11
野熊.望山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