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歡樂與陰影:面試  

2008-10-02 07:17:21|  分类: 4. 我的舞台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歡樂與陰影:面試
﹣﹣我的舞台生涯



舞台設計肖恩神密兮兮地把我從排練教室叫出來,悄悄告訴我:“有人要見你!現在! ”教室裡,正忙著百老匯經典舞台劇《酒店》的歌舞場面的合成。這個票房長紅的舞台劇,正由南澳大利亞洲立戲劇院和澳大利亞當代舞蹈劇場聯合製作排演,檔期是1991年的12月。

我被帶到戲劇院過道另一端的小排練教室,裡頭的桌子後面坐著一個戴著深度近視眼鏡、神色冷峻的禿頭男子。桌上的煙灰缸裡滿是煙蒂。他見了我,眼睛一亮,露出淺淺的微笑。

肖恩笑瞇瞇地把我介紹給眼前這位男子,說:“這就是我們談論的那一位。”他,正是澳大利亞鼎鼎大名的戲劇皇帝詹.肖曼,他執導的電影,曾榮獲奧斯卡金像獎。當然,我是事後才得知這一切的。

“你能讀劇本嗎?”他直接從那頭把本子遞過來。我大概猜到這個突如其來的會面的用意。接過已翻開的本子,看了一眼被劃出的段落,那是一首短詩。我點點頭,說:“有幾個字我不太懂,但可以一試。”

“沒關係,你先想一下,慢慢來。”詹.肖曼語調柔和地說:“你能用京劇念白的方式大聲讀出來嗎?”

我一愣,這首像是被翻成英文的唐詩,看起來就夠拗口的,還要用京腔念白!詹和肖恩倆人都看著我笑,肖恩的笑容裡有幾分鼓勵,而詹的笑意中,似有幾分捉狹。我心一橫,念就念!我試著調整了一下情緒,拿捏了一下聲調,放慢了速度, 吊高了嗓門,顫悠悠地唱完了那首詩。天曉得我唱的是什麼!!!

詹和肖恩先是一陣沉默,繼而放聲大笑。我漠無表情地看著詹.肖曼,心裡卻是萬千個問號。

“明年阿德萊得藝術節,我有一齣新戲,有一個特別的角色想請你來演。你意下如何?”


我這輩子和舞蹈結緣,百折不撓,執迷不悔,是有一番緣由。但用英文演戲,卻是作夢也沒想到的。就算大學時曾進話劇隊排高行健的《車站》,也因舞蹈的需要而放棄。這次的面試像極了一個陰謀,卻讓我看到了舞蹈之外的更多可能,也讓我感受到我被許多人關懷著。

我沒有馬上答應,因為我與澳大利亞當代舞蹈劇場仍有一年的合約,雖然還沒簽定,但已口頭允諾。我不想食言毀約。

“我們可以幫你同舞團和李〈藝術總監〉談,應該可以解決。”肖恩說。

我謝謝他的美意,但問題最好是由自己來面對。

我回到排練場時,舞者們包括李和溫娣〈助理總監〉看我的眼神怪怪的,他們的消息也真靈通。這也難怪,由於不獲續聘,舞團明年是最後一年由李.華倫執掌藝術總監,之後將由梅露.坦卡領軍,舞者都得另謀高就,因此大家人心惶惶,互存戒備之心。我向不合群,也不愛瞎攪和,只是為了愛跳舞而生活。至於未來,當有其他作為吧。

其實,因為對舞團失望,我一週前曾遞了辭呈,李找我談,他甚至說願意調整他的工作方式和態度,來挽回我的辭意。我自忖這可能性極微,真正讓我回心轉意的,是李開出的三個條件:1.舞團願意在明年年初放我到悉尼為耐德戲劇學院重現《白紙花》;2.李今年會為我量身編舞;3.舞團九月份將上演法蘭克福芭蕾藝術總監威廉.佛賽的《敵人》。前兩個條件我不寄太大希望,但此生能跳佛賽的作品,無憾矣!所以,在剛剛答應舞團續約之後,又有詹.肖曼的禮遇,我必需小心謹慎地處理。

幾週後,我們演完《酒店》回到舞團,李突然對我說,“你不要期待我會改變我的工作方式!”繼而,我發現悉尼排戲之事,舞團出爾反爾,使致成行的可能微乎其微。因此,我拿定主意,接受詹.肖曼的合約。

當我把決定告訴李時,他目瞪口呆。因為三週來,我絕口不提此事,李或以為我沒戲了。他半晌才回過神來,失去平日的嘴尖牙利,結結巴巴地說道:“你知道,你要請假三個月,舞團不會給你續約的!”

“我本來就沒準備要續約,再說,離團三個月本來就是你開出的條件。只不過悉尼計畫換成了詹.肖曼而已。”我不再退讓。

“但是我很需要你!你知道,藝術節上,我們會同歌劇院合作,上演當代歌劇的經典、約憾.亞當斯的《尼克松在中國》,我會非常倚重你做我的助手的。你知道,有一場《紅色娘子軍》的場面,我已構思好了,會由一群紅軍在雨林中打太極,象征革命的朝氣,非常的浪漫壯觀!”

什麼亂七八糟的!他不細說還好,說了後我去意彌堅!那種文化上的優越感簡直讓人無法領教。

李說不動我,十分沮喪,轉由經理潘來柔情攻勢,“不要燒了你的橋〈意即要留有後路〉。”她溫柔母愛的大眼睛裡轉動著淚花。

“謝謝你,潘。”我誠懇地對她說:“中國人有句話,叫背水一戰!我愛這舞團,五年來也付出許多。今天,在我必需為自己的將來尋找新的目標時,我不僅不會在意橋會被燒,甚至連船,我都會鑿沉,絕地而逢生,絕不後顧!”

潘沒見過我如此堅定強硬,看著我,彷彿需要重新認識這個人。這與平日寡言而溫和的印象相去甚遠。

最終,我拿到了詹.肖曼的演出机會,也獲得舞團的挽留,外放三個月。
那檔演出,一如人生,就叫《歡樂與陰影》。


張曉雄
2008.10.2 晨三時起筆,七時收。
淡水.望山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