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出生〈中〉  

2008-10-17 05:53:45|  分类: 1. 我的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出生〈中〉 - 野熊 - 野熊荒地

我的出生〈中〉


地處柬埔寨東北區的桔井,是一個內陸省分,桔井,也是該省首府。從金邊北上,大約行走三百公里。


關於桔井一名,曾見於《太平廣記》《神仙傳》卷九〈蘇仙公〉中的一段文字:


蘇仙公者,桂陽人也,漢文帝時得道。先生早喪所怙,鄉中以仁孝聞……乃跪白母,曰:「某受命當仙,被召有期,儀衛已至,當違春色,即便拜辭。」……先生曰:「明年天下疫疾,庭中井水,檐邊桔樹,可以代養。井水一升桔葉一枚,可療…………來年果有疾疫,遠近悉求母療之,皆以水及桔葉,無不愈者。”


柬埔寨的桔井,英文寫作 KRATE,中文為何譯作桔井,卻不得而知。《太平廣記》裡所記的桔井應與柬埔寨無關,但遙想明代開始向南洋討生活的先人,如何在炎熱而瘴氣泗流的真臘雨林中立足時,我不禁發揮了一點想像:是否遠離故土的人,心中都有那麼一口故鄉的井,以承載那滿溢的鄉愁?而井邊那棵桔樹,卻豈不是牽寄著故鄉對遊子的祝福?


這應是我對出生地桔井一點浪漫的遐想,與史實無關。但有一點是事實:五、六十年代的柬埔寨,大部分地區相當落后,缺醫少藥,瘧疾、霍亂等疾病奪走不少生命。而不足月早產的我,是如何在這艱困的環境中成活的?這不得不歸功於外公、外婆的庇佑。


外公、外婆是台南人,祖先在明末遷台。曾祖是中醫,在外公十三歲時過世。外公記得家傳的許多方子,並傳給了外婆。外公三零年代回大陸參加抗戰,卻因遭屈解而遠走越南,開了茶庄。不意抗戰全面爆發時,在地的華人同仇敵愾,把台僑當成日僑,一把火燒了外公的茶庄。鬱憤之下,外公早早辭世,年僅二十餘歲。


年青守寡的外婆,當年為了愛情和外公私奔,故鄉便成了永遠無法回航的港口。因此,只能拉扯著三歲的舅舅和繈褓中的母親住在西貢的貧民窟,用外公留下的方子浸泡一缸缸藥酒,提供給三行工人,和低層苦力。僅識台語和日語的外婆性情剛強,不向族人求援,並堅持讓子女上華人公學讀書。母親性格獨立而剛烈,想來應受外婆遺傳。外婆命苦,在母親十五歲時亦撒手西歸。


外公、外婆的故事是另一則傳奇,留待別章詳述。


我一出生,即有先天疾病,骨骼發育不完全,語言功能,也都發育遲緩,大概四、五歲了,才學會說話。日後很長一段時間,我不喜與人交談,想來與此相關。


阿鳴你記不記得,阿媽以前什麼都不怕,但多怕蟑螂同蜘蛛!


我啞然失笑。小時,唯一能逞小小男子漢的時刻,便是家中尖叫四起、我臨危受命四處追殺蟑螂同蜘蛛的時候。


但是那一次,我逼你老竇四處捉蟑螂,掐頭去尾取氣膽,丟落瓦甕焙成灰,摻在奶裡,撬開你的嘴往裡灌,才救了你一命!


1988年春,在尖沙嘴一家葡國餐館裡,母親吐著煙平靜地說。望著外面的大雨,我一陣翻腸倒胃。我直想逃到雨中的大街。


母親說的是我三個月大時發生的小兒驚風。當時我高燒不退,不斷抽慉,全身青紫,醫生卻遲遲未到。大人們手足無措之際,母親突然想到了外公傳下的偏方,情急之下,逼得我那滿腹狐疑的父親放下平日的矜持與威嚴,滿校園的捉蟑螂。


這畫面今日想來頗為滑稽。也多虧老祖宗想得出這種怪招數,我在鬼門關前走一遭,又頑強地活了下來。也許也因為如此,在日後遭遇種種磨難時,我都終能安渡難關。



野熊

2008.10.17?晨完筆

淡水.望山居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