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少年:西埧散記前言  

2008-09-28 01:32:15|  分类: 2. 我的少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埧散記:前言



二十年前,我隨澳大利亞國家舞蹈劇場作巡回演出時,在路途中,我開始對少年時代的生活記憶做文字記錄整理。自移民澳洲之後五年內,我在一個新的環境里,不斷努力地接受新的資訊,瞭解新的文化,同時,也回頭凝視大洋彼岸的故地的時代變遷。在拉開了時空距離之後,回頭思考,那一段文革舊事的點滴,對自己的成長究竟有些什麼樣的影響。我並不期待能即時獲得解答,只想通過客觀的記錄來整理。

從1971年梢文革狂潮驟然丕轉,到1977年中宣布文革“勝利結束”,“小華僑”的我正好負笈杭州。少年離家的孤獨、青春期的騷動,與文革狂潮中的疑惑,交織成我青澀的少年時光。我始終以異鄉人的眼睛,默默地注視著身旁發生的一切。

《西埧散記》所記,是1974年我十五、六歲時的一段下鄉學農生活。那年代,每學期學校都會組織學生到工廠、營房或農村生活一段時間。這叫“學工、學農、學軍”。我第一次學農,是在1973年初中二年級的上學期,地點是在盛產龍井茶的滿覺隴。

1974年,初三下學期,我們到
留下地區今稱西溪濕地的五常公社西埧大隊學農。“留下”這地名,有一段與清朝名將年羹堯相關的掌故。對城市的孩子們而言,能離家出走一小會兒,能離開那令人厭煩、但又不能有任何微詞的、無休無止的政治學習,簡直是一種身心的解放。當然,上山下鄉去當知青則另當別論了。

那段日子對我而言,是充滿快樂的。1987 年在澳洲巡演途中所記,便是這段生活的記實。今天重讀自己二十年前的筆記,既感慨時代蒼海桑田的變遷,也感慨毛澤東所說的“三十多年過去,彈指一揮間”的速度感。


張曉雄
2007.10.1
2008.9.27 修改
淡水.望山居



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