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野熊荒地

美學空間.純美而已。文無誑語,敘無虛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埧散記〈三〉:暗夜  

2008-11-06 11:50:52|  分类: 2. 我的少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西埧散記〈三〉:暗夜


從二小隊的聚居點向大隊部走去,大約十來分鐘腳程,貼著魚塘窄窄的彎彎泥路,向南被小河攔腰截斷。河上,用粗長的毛竹平綑,紮成小橋,上面舖上一層薄薄的土。日子久了,土被踩實了,一塊塊剝落河中,漏出竹筒子,下雨天過橋,可得小心了。

一日,我們收工回來,見著班主任陳老師騎著自行車在我們前面過河,輪子卡在竹筒間,連人帶車一頭栽到水裡。十一月底的河水冰寒轍骨,陳老師一身棉襖浸透了水,站在齊腰的河水中狼狽地哆嗦著,四處找尋著他的高度數眼鏡。男生們一面幸災樂禍地大笑,一面下河七手八腳地把陳老師和他的車給撈上岸。

“我的眼境,我的眼鏡!”陳老師哆嗦地說。

“天氣介冷,幫你尋,可有老酒喝?”喇叭洪卓平乘火打劫,嘻皮笑臉大聲地說。

“好的好的”。陳老師牙齒直打架。洪卓平和幾個男生衣服一脫,就扎到河裡,沒一會,就撈到了眼鏡。洪卓平手中還拎著一條鰱魚,陳老師自當沒看到。

晚間,陳老師真的掏錢讓喇叭打了兩斤老酒,幾個人躲在廚房裡就著紅燒魚喫了起來。


冬天的柿子樹,葉已落盡,光光的枝杆上,挂了不少分到農家的稻秸。暗夜裡,巨大的柿子樹如怪獸般蹲坐塘邊。我每天晚間從大隊部排練回來,過了竹橋,拐個灣,都要經過這棵怪獸般的柿子樹。

這天夜裡,我排完舞回來,天色漆黑,過橋時心驚膽顫,前頭黑呼呼怪獸般的柿子樹,更讓我心裡發麻。撲楞一聲,草垛子裡衝出兩條黑影,直撲向我,我被撲倒在泥地上,驚恐間,我依稀辨認得出是志軍和志剛的聲音。我抓起兩把泥,就往他倆的臉上抹去,怒聲道:“作死啊!裝神弄鬼!”他倆笑得倒地不起。這倆小子,算準我回來的時間,要嚇我呢。

我們在草堆上打鬧成一團,才回仲隊長家。我心裡有氣,尋思著報復計畫! 哈,机會說來就來,這回,該他們倒霉了!





机會說來就來,兩天後,又是一個無月之夜,漆黑的四野伸手不見五指。牛毛細雨在空中飄浮著。地上,抹了油似的滑。

我給社員排完舞,摸著黑,扭秧歌似地向住處走去。才過了竹橋,就聽到身後遠處傳來嘻鬧聲,哈,那正是志軍、志剛一對活寶,他們還唱起了楊柳青,只是歌聲中帶著顫音,象是在給自己壯膽。

我悄悄爬上了柿子樹,抓著兩綑稻草,等他倆走到跟前,罩頭砸將下去,只聽這對活寶一聲悶響,摔坐地上,等我第二綑稻草砸下去時,他倆才發出一聲慘叫“媽耶!”連滾帶爬地向前逃去,爛泥巴在他們身後霹啪作響。我笑得岔了氣,差點兒沒從樹上栽下。過了好一會兒,才止住了笑,慢慢地走回仲隊長家。






才進了前堂,便聽到梯間轉閣中一陣慌亂,我跑上樓,探頭看進轉閣中,一堆人正圍著那對活寶。他倆爛泥似地癱在草舖上,一身的泥漿,昏黃的燈下,一臉蒼白。

“乍回事情”,我忍住笑,明知故問。
“他們撞著鬼了,真的,就在柿子樹下。”俞六一非常認真地回答我。
“長啥樣子嘛?大頭鬼還是長舌鬼?”我調侃道。

“老...老子這回真的相信有鬼了!”劉志軍沒了平日的伶牙利齒,泛青的雙唇哆嗦著,結結巴巴地說道。

我笑倒在地上,一群人看著我發楞,等我將故事一五一十地說來,大夥捧腹大笑。志剛一屁股坐起,向我撲來,我一閃身,反將他扳倒在地,騎身坐上,拽住他的雙手。他一面掙扎,一面大聲叫到,“會死人的,你把老子的膽都嚇破了!”

我笑著說:“儂又弗是兔子膽,不過儂逃得蠻象兔子的。看儂還有介大力氣打架,又不象要死的樣子。”滿閣樓的人都笑了,他也笑了。我松開手,倒在一旁。

“儂弗相信,儂摸摸看,我心跳得利害呢。”志剛心有餘悸地說道。
“儂要是不跳,倒是死了。”劉國慶笑著說。
“儂又弗是姑娘兒,是的話,我幫你摸摸看。”有人打渾道。
“伊弗是姑娘兒,摸摸也弗要緊。”

大家又哄笑起來,還真的撲向了志剛,作勢要扒光他的衣服,他緊緊地抓住褲頭,一夥人又打成一堆。正鬧著,突然一片漆黑,停電了!志剛乘机掙脫出來,悻倖然地整理衣服。這時,樓下響起班長陳劍鳴焦急的聲音:

“陳老師在嗎?”
“弗在,他去一小隊找張老師去了。”
“乍個辦辦,乍個辦辦!”

陳劍鳴打著手電筒衝上樓來。大家看見平日木納的陳劍鳴一付六神無主的樣子,又都樂了。

“你們還笑,我們那出人命了!”大夥嚇了一跳,忙問乍回事情。





洪喇叭、小偷、公雞等一夥班上的頭疼人物,和班長陳劍鳴,被安排住在仲隊長家後面一排的農家中。木訥的陳劍鳴 ,根本管不住這幾個活寶。晚飯後,一夥人無聊之極,撲克牌又被沒收了,無所事事,便相互打鬧,也不知誰出的主意,一夥人拿小偷作樂,七手八腳地扒了他的褲子,給他“發了一通電報”,連漿兒也給發出來了。小偷又羞又氣,哭著捥起褲頭,喊著要自殺,奪門而出。他們出去尋,一個多小時了,還尋不著人影。

“他會不會跳塘自殺了?”陳劍鳴憂心忡忡地說,喇叭一夥人剛開始還在笑他,尋了半天尋不見人,也都慌了。

“哎,陳師傅在隔壁,作啥不去找他?”劉國慶突然提醒了大家。
“墨赤鐵黑的,他在姑娘兒堆裡作啥啦?”
“作啥啦?”劉國慶嘿嘿地笑得十分地曖昧。“敲板兒嘍。”

大夥一陣哄笑。陳師傅復員後分到軋鋼廠,每多久,因政治夠硬,被派來學校工宣隊。他年紀二十四、五,個頭不高,體格健壯,成天圍著女生轉,男生們暗地裡都叫他騷公雞。

我突然靈機一動,拉著陳劍鳴說:“我們悄悄過去看看,出出他的洋相,怎樣?”

“弗好啦,伊是工宣隊哎。”陳劍鳴面露難色,一旁的劉志軍、 洪喇叭等人早就按捺不住,齊聲叫好,推了我就往樓下去,陳劍鳴半推半就地跟著大家下了樓。






隔壁陸姓農民,和仲隊長有姻親關係,他家較為寬大,樓上有個大通間,二十幾個女生集中住在一起。我們躡手躡腳地上了樓,正遇到掌燈出房的陸大叔,我們示意他不要作聲,他會意一笑,退回房內。

女生的大通間門是掩上的,房內不時傳來驚叫連連,夾著陳師傅的笑聲,他正在給女生們講鬼故事呢。劉志軍伸手就要推門,我趕緊阻止了他。怕事的陳劍鳴嘟嘟囔囔地說道:

“別鬧了,我們走吧。”

“要走你先走,不過你要到前堂的門口躲著等我們,聽到有人下樓,就大叫抓小偷!”我輕聲分咐道。陳劍鳴的好奇心被挑動了,點點頭,輕聲下樓。

“志剛、六一,你們到河邊側門堵著;喇叭、公雞,你們留意看後門有誰跑出來,到時別攔他,大家一起叫抓小偷!”

大夥屏氣悄聲下樓,只留下劉國慶、劉志軍和我,等大家就位,我們突然一、二、三,瘋狂擂起大門,大聲叫道:

“捉小偷嘍,捉小偷嘍!”

砰的一聲,門被拽開,暗地裡衝出一條身影。劉志軍閃避不及,險被撞下樓梯,幸好劉國慶拽住了他。黑影跌跌撞撞地衝下了樓,我們也管不得屋內驚叫四起的女生,跟著就樓下追,一面大叫“捉小偷”!樓下眾人也都充分地配合,“捉小偷”聲四起,黑影,就只能向後門逃去。我每天暗夜而歸,地形熟著呢,房北一灘泥水,他果然摔得四仰八叉,連刨帶爬地從後門衝進仲大叔家。

我們笑得直不起身,都坐倒地上,只有陳劍鳴憂心忡忡地嘀咕道:

“玩過頭了,玩過頭了!他是工宣隊,他會整我們的。”

“整個鳥!他才不敢聲張呢!黑不啦几的,他在姑娘兒堆裡作啥啦?!叫姑娘兒幫他梳卵毛嗎?”

劉志軍薄嘴皮兒刀子一般的快!把大夥連同陳劍鳴都說笑了。

我們從陸家出來,沒管陳師傅,分頭四下尋找可能尋短的小偷。找了好一會兒,都不見蹤影,正打算回頭,南邊突然傳來一陣驚心動魄的撕殺聲,火光跟著竄起,夾雜著雞飛狗吠,和婦女、孩童的哭喊。這突如其來的聲響令人不寒而慄,我們有些手足無措。劉志剛突然想起上周六看露天電影時,住在一大隊附近的一中學生和我們的同學,為了搶位子大打出手,會不會是陳老師從一大隊回來被他們打了。

“媽的,拼了!”

洪喇叭抄起柴刀就往南邊跑,一夥人撿起路邊的農具,也緊跟在後。跑沒多遠,就見陳老師騎著自行車,恍恍悠悠地過來,車後座,不正是嚷著要自殺的小偷嗎?!小偷想到留下鎮投親,被陳老師逮了回來。

“你們作啥啦?”

陳老師下了車,扶扶眼鏡,滿臉詫異。我們悄悄把藏在身後的武器丟下,原本豪情萬丈,這會兒都變得扭捏不安。還是陳劍鳴把事情原委仔仔細細地說了一遍,陳老師聽得一會眉頭深鎖,一會哈哈大笑,尤其是陳師傅被整,和大夥要去救陳老師一段。

南面的火光漸弱,哭喊聲依然凄厲。

“到底發生啥事?”

陳老師臉色十分凝重,扶了扶眼鏡,說:

“你們最好啥都別問!”

便推著車,走在前頭。我們只好帶著滿肚子的疑問跟在後頭,回到住地。

後來,聽留在閣樓的人說,陳師傅回來時有夠狼狽的。他驚恐萬分,全身髒兮兮的,衣服掛破了好幾處。他果然不敢聲張,陳老師也沒戳破他,而我們,則滿腦子在猜那撕殺聲的事,沒多理會他。

那個令人難忘的暗夜!



張曉雄
1988.5    起筆
1988.9.7    完成於澳大利亞國家舞蹈劇場排練室
2008.3.3    整理於淡水.望山居


後記:

二十年前,我開始嘗試將文革中的少年往事作一記錄,此文中所記之事,發生在 1974 年的冬天。那個年代,情與慾都是禁忌。文中人物中,親如兄長般的陳老師,在1982 年因肝癌英年早逝;陳劍鳴後來參軍,前年中學五十週年校慶時,同學告知,他早幾年過鐵路時不幸被輾斃,令人不勝唏噓。第一張照片中,我身旁的就是三好學生陳劍鳴。

謹以此文,憑弔遠去的少年,以及早逝的良師益友。
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7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